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

最「純真」的學習本質---從補校血型教學談起

最「純真」的學習本質

以前不曾專為補校寫教學記錄,不是因為補校的教學無可觀之處,相反的,是因為補校教學讓我看到最「純真」的學習本質,我常從補校獲得不同的觀點,轉化成新的教材教法拿到日校去實驗,然後以日校的教學記錄出現,如:「消化酵素+太白粉變麥芽糖」、「消失的小人」都是在補校產生雛形,才變成日校的教材!現在日校沒課了、正好來寫補校的課堂風景!

血型的遺傳很難教?!

當很多老師說:遺傳很難教、學生總是不會算血型遺傳時,我總是想:大家認為該教給學生的遺傳學是什麼?血型遺傳有那麼難嗎?我的補校學生一節課(40分)就可以學會啊。很多人會覺得:怎麼可能?所以這次在補校上血型遺傳特地照幾張照片來寫個記錄!

     

前一堂課的結尾是後一堂課的導入

補校學生學血型的絕對優勢是:動機,尤其是新住民們,她們對自己的小孩會是什麼血型,或為什麼孩子的血型和爸爸或媽媽不同?有強烈想要了解的動機,所以每年的「血型是如何決定的」都是在學生要求之下開始的,但其實學生會提出這樣的要求,是被我前一堂課撒下的餌所吸引的:上血型遺傳之前的一節課我會先上血型概說:不同血型的血到底哪裡不同?學生從個性、顏色、濃稠度… 一路猜(日校生常常第一個答案就說---基因不同,真是太沒想像力!) ,然後我出場告訴他們---看不出來唷! 以前的人是因為輸錯血造成死亡才開始意識到:血是有不同的型的!至於為什麼不同血型不能互相輸血?我可是連抗原、抗體都講了喔,當學生說:「原來O型最慷慨可以捐血給任何血型這句話不對啊」時,那種學到新知識的快樂神情,比日間學生考100分更令我高興!然後....總會有學生問:為什麼有的人會有A抗原有的人會有B抗原?如果他們不問,老師就得耍點小心機,引誘他們提問,然後我就會說:那是由基因決定的喔!!

關於血型遺傳,我的教學步驟是:

基因怎麼決定血型呢?我的教學步驟是:

1、可以製造A抗原的叫做A基因、可以製造B抗原的叫做B基因、不能製造抗原的叫做O基因(我會說O就是零,沒有的意思)!

2、人一定有兩個基因,因為爸爸會給一半、媽媽會給一半(這在他們上生殖看"愛的奇蹟"影片時,我會定格說明)、所以你身上的基因可能是AA、BB、AB、AO、BO、OO(不用老師講完,他們其實會推出來的)。

3、男生產生精子、女生產生卵子時,只能帶一半的基因(這也是愛的奇蹟的內容),所以AA的人產生的精子(卵子)是A(我會強調是一個A)、BB的人產生的精子(卵子)是一個B, AB的人產生的精子(卵子)是一個A或一個B(強調:或)...依此類推。

4、棋盤格(1)(我沒說這名詞而且只畫縱軸、橫軸)---橫的空位放精子,如果有"或"(如: 一個A或一個O)就要用一條線把他們隔開,因為一格只能有一個精子(一個基因),縱軸放卵子......

5、棋盤格(2)---下面的格子就是後代,要拿一個精子、拿一個卵子...完成了!!看看孩子是什麼血型!

這樣老師的戲就完了!然後每個學生搶著問:我是X型我老公是Y型那我的小孩.....,我就說:大家一起來寫寫看吧!老師幫你們看對不對!所以....是學生自己出題自己解答喔!

障礙其實存在遺傳學知識之外

在遺傳(或一般教學)上學生會碰到的困難,其實不一定是這個單元的知識概念難度,而是其它因素阻礙了學習,如:

1. 沒有座標觀念---我請他們上台寫棋盤格時發現---原來他們沒有座標觀念,所以某一座標點是由橫軸、縱軸決定這樣簡單的事,變成他們在做棋盤格決定子代基因時的困擾。我發現這個問題之後,修正說法重講一次他們就會了!日間的孩子也許也有這個困擾呢!

2. 生活經驗和語言理解---在補校常碰到的情況是:我講的話他們聽不懂,可是也說不出哪裡不會,這時問題八成出在---語言的理解。我的做法是下去看哪個學生會了,指定她去教另一個學生,他們用越南話八啦叭啦一下就懂了!而台灣的老人家們也會用可以溝通的台語互教,效果不比我教的差!生活經驗和語言真是學習的種要工具!我覺得多數學生之所以學不會某個單元,很可能也是和生活經驗不足、語言文字理解力差有關係,教學要和生活經驗結合,講他們聽得懂的話才能幫助他們!

等位基因?顯性、隱性?不管它也沒事的!

看過我上面的教學記錄,生物老師一定會說---阿...那個不是兩個基因,應該是一對等位基因、基因型不能寫AO啦....,我知道---上面的教學在生物學上有許多"錯誤",但這種錯誤種要嗎?是「會自己算出小孩可能的血型」重要?還是會背「等位基因有3個型式」、「一個性狀由一對等位基因決定」、「A、B是共顯性」....比較重要?不懂等位基因、顯性、隱性會妨礙他們學習血型遺傳嗎?到底在「遺傳」這個主題,哪些是一般公民該具有的素養?如果我們只教基本素養而不是糾結「等位基因」、「基因」的差異,遺傳學會變得很好教、很容易學啊!其它單元也是!我們會不會因為一些細節而遺失了真正重要的核心?

教學的起承轉合

算完血型遺傳後,學生(一個阿嬤喔)問:

我先生A型,我O型,我的小孩都A型,那他們以後會不會生出O型的小孩阿?

你看看!她問的就是孟德爾面對雜交後的第一子代時想到的事啊!!!

還有人問:

老師,我聽說有人是RH型.....

看吧!多深入而重要的問題!下一單元就上這個了!每一單元的結束(合)都留下下一單元的導入(起)問題!才能引發學生一直想學習的動機啊!這就是教學的起承轉合阿!

後記

1.在導入時我問了一個問題---「子女的血型是不是要和父母一樣?」,多數學生都說---最少會和爸爸或媽媽的其中一個相同(不可能不像爸爸也不像媽媽),有個學生說:可以都不同!我家是媽媽AB型、爸爸O型、小孩是A型和B型...,另一個學生說:那也不能證明,因為搞不好爸爸是A型.....,我說:這是男生才要擔心的事,OO是女生,她當然可以確認孩子的爸爸是誰啊....語畢,我和學生相視大笑!這是只有在補校才會出現的對話吧!

2.學生上台寫棋盤格時,發現有學生自己會用紅色,藍色來區別精子,卵子ㄟ!!因為她在教另一個學生時,發現這樣可以講得比較清楚!~!比老師還厲害,學起來!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